KUMA

情人节

ooc严重禁止ky禁止上升
速打,瞎写,短小的一篇
妄想症翟x幻像周



我拥有你,像一场破碎的梦

梦中宛如国王,醒后一场空

                                               莎士比亚


      


    

蒙城的天气似乎并没有因为今天是情人节而手下留情,天空中飘飘洒洒着雪花。翟天临把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团缩在被子里。冬天总是会让人更加留恋被窝的温度呢。翟天临迷迷糊糊地准备看眼手机上的时间,心想着,现在应该还早,我还可以再睡一会儿。当手机屏幕亮起的那一刹那,翟天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十点??瓦特??我的天,我记得我今天似乎约了周一围学长??自己的记性怎么总是这么不好啊啊啊啊啊。翟天临的瞌睡虫一下子全部消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可是周一围学长啊。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到约定时间了,翟天临冲进卫生间,开始整理自己,然后穿上昨天晚上准备的衣服,冲镜子里的自己摆了一个帅帅的pose,便兴高采烈地出门了。



翟天临几乎是从地铁里冲出来的,拿着他买给周一围的专辑,那是周一围最喜欢的乐队的专辑。翟天临又朝电影院飞奔而去,他挑选了周一围最喜欢的类型的电影,尽管自己很不喜欢。翟天临手里紧紧地攥着电影票,他在等周一围。虽然他们已经确定恋人关系很长时间了,但是看着那么耀眼的周一围,翟天临总是会感觉不安。翟天临看着手里因为自己的紧张已经被捏得有些变形的电影票,苦笑了一下。但是瞬间又整理好自己的表情,自己可是翟天临啊,怎么可以因为这么一点小小的事就伤心呢。


再说了,他知道,周一围,肯定会来的。


但过了一会儿,他开始有些怀疑了。他想周一围不会忘记了吧,周一围不会不记得自己在情人节约了他吧。周一围不会不要我了吧。翟天临甩了甩头,似乎要将这些消极的想法甩掉一样。
不,周一围他,一定会来的。


翟天临手里的电影票已经变形了,现在已经过了他们约定的时间半个小时了,广播里标准的女声正在提醒要看这部电影的人进入影厅。


没事,周一围可能只是堵车了,毕竟雪下的这么大呢。不是吗


翟天临突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周一围今天穿了黑色的风衣,并且把头发都梳到了脑后。翟天临最喜欢周一围穿黑色风衣的样子了,特别好看。


翟天临看着周一围朝自己笑着走过来,突然感觉一阵安心。翟天临伸出双臂想拥抱周一围,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和他擦肩而过,周一围不是来找他的。翟天临转过头,眼睛跟随着周一围的背影,发现周一围将后面那个人紧紧的搂在怀里。周一围抱住了另一个人。这个认知让他感到痛苦,像是有细小的冰锥刺入到他的血管,冻结了他的心脏一样。



当翟天临想要走过去质问周一围时,他发现周一围和那个男孩已经朝影厅走去了。他加快脚步跟着他们进了影厅。影厅里黑漆漆的一片,翟天临根本找不到周一围,更别提刚才那个连脸都没看清的那个男孩儿了。翟天临只好按着自己的票根走到自己相应的座位上。坐下,抬眼猛的发现,坐在自己前面的可不就是周一围和刚刚那个男孩吗!!


电影结束了,灯光忽的亮起。翟天临一直忍耐的愤怒最终在周一围和那个男孩儿要亲上的时候爆发了。他狠狠的推了推周一围。正当他想要质问周一围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前面坐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周一围和那个男孩儿。而是一对儿小情侣。翟天临在那个男人的骂声中对那个被自己推了的女孩道了歉。不对啊,我明明就看见周一围坐在我的面前啊。他扫视了一圈影厅,哪里有什么周一围,又哪里有什么小男孩,整个偌大的影厅只有三个人。


翟天临有些不太相信。他明明是跟着周一围进的这个影厅的啊。周一围一定是怕被我揭穿所以中途离开了,翟天临愤愤的想。于是,他走出影厅去了售票处问了问售票员那个电影的票卖出了几张。


“就三张啊,这情人节,哪有什么人看这种片子,都去看爱情片了。”


翟天临有些慌了。 他想回家睡一觉就好了,可能这一切都是梦吧。明天睡醒周一围还是他的周一围。


翟天临躺在床上缓缓闭上双眼。这时候,他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天临,想什么呢,这么认真。电影要开始了,我们一起进去吧。”翟天临看见站在阳光下周一围耀眼的笑容,以及黑色的风衣,他最喜欢周一围穿黑色风衣的样子了。


翟天临听见周一围问他愿不愿留在这里陪他看电影。


翟天临踮起脚轻轻地吻在了周一围的脸颊,“乐意至极。”


只要是你,怎么样我都乐意。

白月光(下)

be预警
ooc严重禁止ky禁止上升
瞎写
1.
“小安泽,不介绍一下吗” 林殊紧紧地攥着周一围的衣袖,冲翟天临笑弯了眼。

“小安泽这个名字,还不是你能叫的。”被点到名字的人抬头瞥了一眼林殊。看似高冷的样子其实内心正在打鼓的安泽看了一眼脸色并不是很好的翟天临,心里不禁骂自己真是蠢。他同时邀请周一围和翟天临过来吃饭就是为了能让两个人重新在一起聊一聊,说不定能再次擦出什么火花什么的。然后大家都讲一讲误会什么的不就解开了吗。可是他千算万算没想到周一围这小子竟然还把林殊带过来了。安泽内心一阵抓狂,怎么自己就这么蠢呢。

林殊抿了抿干涩的嘴唇,笑着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反正这个安泽不待见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小安泽,不怪他。是我自己要他和我一起来的” 一直没不出声的周一围随意的揽了揽林殊的肩膀,和安泽说话眼睛却一直盯着安泽旁边的那个人。

安泽看了周一围的动作翻了个白眼感觉要气晕了一样。
倒是翟天临安抚的拍了拍安泽的肩膀。选择对周一围的动作视而不见。感觉倒是安泽见了自己的前男友领着一个和自己长的特别像的人走了过来一样。

“你好,我是翟天临。” 说完笑着云淡风轻的向林殊伸出了手。似乎完全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只有翟天临自己知道他的心像是被放进了榨汁机的苹果,搅拌着。

“你好” 林殊大方的伸出手握了翟天临的手。


林殊拉着周一围入了座,他看着翟天临握着椅子发白的手指勾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翟天临和安泽也拉开椅子入了座。这一顿翟天临真的不记得吃的什么的了。他满脑子都是周一围叫林殊宝贝儿。然后给林殊夹各种他爱吃的菜。

翟天临就这样盯着自己眼前的盘子,看着对面的林殊。以前的自己似乎也是这样的,像一个高贵的小王子。可以撒娇,可以胡闹,总会有一个人笑着揉揉自己的头发笑着说没事。
自己都回来了,那个人怎么就走了呢
怎么就有了别的小王子呢。其实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是晚回来了一点点。

翟天临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林殊,我敬你。”话音刚落,就举起酒杯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林殊刚要拿起酒杯,周一围伸手接过了林殊的酒杯,“他胃不好,不能喝酒,我来吧。” 说完杯里的酒便见了底。

翟天临就这样愣愣的看着周一围将这杯酒一饮而尽。其实小说里写的都是真的。即使白月光回来了,男主不还是会和替身在一起不是吗。周一围对林殊的喜欢流露在每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里。翟天临感觉自己像是被藤蔓缠住了一样,透不过气。

最后大家似乎都累了,周一围带着林殊走了。

“天临,我……”安泽想解释一下自己也不知道林殊会来。

“没事的,小安泽,”翟天临冲他安抚性的笑了笑,“我其实早就见过林殊了,回来的第一天就见过了。我也知道自己回来晚了。我觉得可能周一围他自己不觉得吧,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对林殊很是上心的。这样也好,倒是了却了我的心结。等这个手术和研究项目进行完我就回日本了。”

“天临,你别这样。周一围他真的是还喜欢你的,你别这样。”安泽抓住翟天临的肩膀,让他正视自己

“小安泽,我没事的。我先回去了,明天见。”翟天临挣开安泽的手,脚步有些凌乱的向门口走去。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其实如果没有林殊,也会有别人的。时间这么长了,他终究还是成为了一个只存在于周一围心中的那个影象。是林殊的话,也挺好的。毕竟这不就是证明了周一围喜欢过他的事实吗
毕竟林殊和他长得像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感觉涩涩的。像是有什么珍贵的东西被拿走了一样。他知道他早就该结束这段不会有结果的眷恋。就算周一围喜欢他,那也不过是以前的他。

2.
手术室里每个神经外科的医生都绷紧了各自的神经。这个手术风险非常大。这个病人的脑部血管严重畸形。稍稍不慎就可能割破其中的血管动脉什么的,造成大出血。想要取出这个脑瘤并且不碰到任何别的神经。翟天临专注的做着手术。

“呼……终于结束了。”翟天临长出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的后背都湿了。终于要休息了。

翟天临洗了手,去更衣室换了衣服,可以回到出租屋休息了。做完这个手术意味着自己离回日本又近了。如果这个病人没什么状况,自己马上就可以回去了。但是心里还是感觉涩涩的,其实应该开心的不是吗。这个手术成功了,自己的那篇研究报告就会很成功啊。

翟天临回了家,看着有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站在自己的楼栋门口抽烟。满地的烟蒂。

这不是周一围吗。他不去陪他们家宝贝儿林殊跑我这干嘛。

周一围似乎注意到了翟天临,朝他走了过来。

“你来干嘛?喝酒了?”翟天临看着眼前这个一身酒气的周一围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小安泽告诉我了。”周一围的头耷拉在翟天临的肩上。

“小安泽呀,他,嘴里的话哪句是真的啊。” 翟天临身子一僵,勉强的安慰着周一围。

“你到底要瞒我瞒到什么时候啊?”周一围嘟囔着。“如果他今天不告诉我那我永远就不知道你当时为什么和我分手出国了。”

翟天临拍着周一围的后背,安抚着他。“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回去吧,林殊一定在家等着你呢。”

“翟天临,我们,就真的没有可能了吗?”周一围抬头,看着翟天临湿漉漉的眼睛。

“估计是没有可能了吧,”翟天临笑的温润,“你喜欢的是林殊呀,又不是我。乖,回家吧,林殊一定在等你呢。”翟天临轻轻踮起脚吻在周一围的脸颊上。轻轻的,没有任何色情的意味,只是一个单纯的吻。

“你怎么就知道我喜欢林殊不喜欢你呢?”周一围歪歪头问到

翟天临有些哭笑不得,周一围每次喝醉都像一只猫一样,傻傻的。“我就是知道呀,你的小动作我都看在眼里呢。”翟天临抓住周一围的手放在他的胸口处,“这里呢,租户已经不是我啦,是林殊。你现在喜欢的,是林殊,他有点像以前的翟天临,但无论怎样,现在都是林殊。没有翟天临。你呢,要好好的。然后呢要对林殊好好的,可不准欺负他哦。现在呢,我送你回家好不好,你的林殊一定在客厅里等着你呢。”翟天临以哄小孩子的语气对着周一围说道。说完便给小安泽打了个电话叫他开车来把周一围接走。

翟天临和安泽一起把周一围扶到了车上。周一围死死拽着翟天临不撒手,翟天临无奈之下也知道上了车。
两人一起把周一围送回了家,林殊果然在客厅里等着。

翟天临独自一个人坐在车里,看着安泽把周一围送到了门口。看到了林殊接过了周一围。眼眶有些发酸,有什么不知名的液体滴到了手背上。

3.
翟天临看了看手表3:10。马上就要登机了。他拉着行李箱,有些遗憾的看了看机场的大门。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安检口。

“谢谢。”

接过机票,他拎着自己的小皮箱,登上飞机。按着机票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是在窗户边上,隔着薄薄的玻璃穿,可以清除地看到外面的蓝天白云,和窗户上倒映着的自己的脸。

这个城市在冬天总是阴霾密布的。今天难得是个好天气,天空透亮透亮的,阳光直直地洒下来,刺眼得很。

手机微微震动,翟天临划开屏幕,看着弹出的消息:

祝你一路顺风。

他笑了笑,点了几下键盘。

谢谢。

又有一条消息弹出来,是来自另一个人:

祝你幸福。

他心中仿佛被人狠狠滴攥了一下,然后又猛地松开了。揉了揉酸胀的眼角,右手捂着嘴狠狠吸了一口气,然后把手机关了机。

放下了,一切都放下吧。

他看着窗外,默默地念着。

“我会幸福的。你也要幸福。”

飞机缓缓起飞。周一围站在机场的落地窗前看着,心中默默地祝福着。

林殊站在后面,看了看手机上收到的短信,一时无言。

“走了。”

周一围看了看缓缓划过天际的飞机。轰隆隆地,倏地不见了。

他笑了笑,牵上那个清秀的男孩的手。

“走吧,咱们回家。”

窗外,阳春三月,阳光正好。

白月光(上)


occ严重。小学生文笔,瞎写,不知道有没有下
禁止ky禁止上升
be预警
医生翟x著名医学杂志作者周一围
1.
周一围很可悲的发现自己忘不了翟天临。

他发现,当他摸着林殊的头发时,总能想起亲吻翟天临头发的感觉,软软的一根呆毛。当他轻抚着叶殊的眼睑的时候,总是能想起翟天临轻颤的睫毛,忽闪忽闪。当他摩擦着叶殊的嘴角时,总是惦念着翟天临嘴角上那一颗小小的痣。总会觉得有一股奶油巧克力味儿。

2.
叶殊坐在窗边,拿着吸管百无聊赖地搅拌着手中的星冰乐。其实他不大喜欢星冰乐甜腻的味道。

特别是香草。但无奈周一围似乎很喜欢他喝这个。

门吱呀一响,皮鞋的哒哒声传了过来。

“一杯香草星冰乐,谢谢” 少女音里带着一点点磁性。林殊不禁望了过去,是个侧脸很好看的人。一身白大褂,似乎是个医生。而且是个穿上白大褂似乎很好看的医生。
那人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他。
转过头,四目相对。
叶殊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人的面孔,简直和自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人轻轻勾了勾嘴角,略带调侃的眼神轻轻扫过了林殊。
林殊愣了一下,冲那人扬起了一个看似有些勉强的微笑。

3.
那人转过头接下那杯香草星冰乐。
林殊感觉到皮鞋的哒哒声离自己越来越近。

“ 我可以坐在这儿吗?”

林殊抬头看了看这张与自己极为相似的面孔 “当然可以。”

“请问您是?”林殊小心翼翼地问道。

“哦,真抱歉,忘了自我介绍,”那人抱歉的笑了笑。“我叫翟天临。”

“那您认识周一围吗?”

“周一围嘛,著名医学杂志编著者嘛,谁不认识?”

“不,我是指…就是私人方面的。”

“你觉得呢?”上调的尾音,有些戏谑的语气。

林殊就这样愣愣的盯着翟天临嘴角那颗痣。

林殊忽然想起以前每次和周一围做的时候,他那些奇怪的小习惯,为什么喜欢亲吻他的嘴角,为什么喜欢抚摸他的后颈。

他忽然觉得有些悲哀,原来这么久,他拥有的,是属于别人的温暖,是属于别人的爱情,是属于别人的周一围

他有些想哭,但是又希望自己可以振作起来。毕竟,不能在前任面前认怂啊。他暗暗地告诉自己,现在和周一围在一起的是他自己,不是面前那个人。
翟天临看了看时间,抱歉的冲林殊笑了笑,“真是抱歉,我一会儿有一台手术,不能陪您聊了。拜拜,有缘再见。”

林殊吸吸鼻头,勉强的冲那人笑了一下。道了别。低头喃喃道,翟天临。

4.
翟天临隔着咖啡厅的玻璃窗望了望林殊。真是和自己当年是一模一样呢。不但长得像,连性格几乎都差不多。自己当时似乎是这样的固执,执着可能还有点小小的羞涩。
不过,人总是会变的不是吗
嘴角轻轻勾起了一抹微笑,可能不久,就会见到师哥了吧,周一围。
甩甩头,也不要想那么多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把手术做好。

5.
林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随后也走出了咖啡厅。可能自己想多了呢,对吧。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头总是隐隐做痛,感觉自己晕晕的,找时间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医院,啊真是的,又想起了那个翟天临。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喂”
“宝贝儿,是我。今天晚上我们去和我的一个朋友吃个饭。”
“恩…那我直接去找你吧”林殊缓缓的把电话放下,叹了口气,似乎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6.
林殊按照指定的时间来到了周一围的办公室。周一围笑着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暧昧地把头埋在林殊的脖子上。轻轻吻了一下林殊的嘴角。
这要是在平常,林殊估计会开心的不得了,但是自从见了翟天临,总是感觉周一围在通过自己吻着别人一样。
当林殊走进餐厅,便看见了周一围的好朋友兼发小,安泽。紧接着,余光一扫。林殊的脸一下子就白了,真的怕什么来什么。站在安泽旁边的那个人不就是今天和自己一起喝咖啡的那个翟天临吗!!林殊看了看身边的周一围,牢牢的握紧了周一围的胳膊。周一围看着身边像小媳妇一样的林殊轻轻的笑了笑。今天的周一围似乎心情不错,还刮了刮林殊的鼻子。

赵天宇#猫咖啡店老板
孟子坤#顾客
奥利奥视角
ooc严重禁止ky上升受精卵文笔
笔芯~


本喵是一只血统极为高贵的喵。在喵族中怎么也算是个王爵。本喵的名字呢,是奥利奥。社会人称奥爷。

本喵有一群小迷喵们叫奥秘。毕竟本喵那是帅气得很!欢迎你加入奥秘粉丝团哦。请和我一起喊口号:社会我奥爷,人狠话不多。

本喵住在加拿大的蒙城。一个冬天令喵瑟瑟发抖的地方。或许在蒙城的一个偏僻的街区的转角处,你可能会注意到一家咖啡店。那就是本喵的安身之处。但是一般人是不会注意到的,所以咖啡店的生意还是蛮冷清的。

本喵的主人那可是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谁让是我奥爷的主人呢。在这家咖啡店的众多喵里面,主人最喜欢的。当然是我。我可以和主人啵啵啊。当然是嘴对嘴,毕竟主人那么喜欢我。会和我一起睡觉,还会带着我一起直播。

但一切的改变只是那么一瞬间,请允许本喵痛哭一会儿。

第一次见到情敌的时候,就暂且称这歌又高又黑的和熊一样的男生是情敌吧,我还是一如既往的跳到了主人的收银台上,准备啵我帅气的主人一下。

突然本喵就发现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本喵的主人冲过来。本喵立刻很机智的护到了主人的面前。然后我就看到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冲我美丽的主人猥琐一笑!!你没看到本喵还在这呢吗??!!

我听见他要了一杯expresso,然后放了3袋糖??哎呀,真是小孩子口味。本喵当时就觉得还是个小孩子,肯定不会对本喵的地位有什么的威胁的【得意洋洋jpg.】

现在想想本喵当时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会那么觉得。

然后呢这个黑乎乎的顾客就每天大概4:30的时候都会坐在靠窗的位置,要上一杯expresso,然后放三袋糖。有的时候还会加上一块芝士蛋糕。然后呢,在那看书吧。

但是!!!本喵每次都会发现他偷偷看我的主人!

最可恶的是!有一次他竟然偷拍我的主人!作为一只高贵的喵,这种小动作当然逃不过本喵的法眼!!本喵就立刻英勇地朝他扑了过去,然而本喵就那么的被他拎起来了??exm??爱护小动物人人有责好吧。这时我帅气的主人突然就抬头了,然后这个小黑鬼就立刻装作给本喵顺毛的样子。啧啧啧,估计是戏精学院毕业的吧。本喵立刻发出抗议的声音,然而本喵看到了我的主人冲这个他笑了一下??

然后这个小孩儿就开始和我主人搭话?难不成他是计划好的?

喵喵喵?本喵感觉很惊恐【瑟瑟发抖jpg.】

也就是这时候开始本喵知道这个小孩儿叫孟子坤。暂且就叫他黑吉拉吧。

然后那天结账的时候,本喵一如既往的跳上收银台,和我主人来一个爱的啵啵。本喵突然感觉背后有一道目光让本喵的猫毛都立了起来。
黑吉拉极为自然的把本喵扳了过来,装作顺毛的样子。导致本喵没有和主人啵啵上。

之后,黑吉拉还是会每天来,要上一杯expresso和芝士蛋糕。似乎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不一样的就是会和我主人聊天。聊很长时间!!导致本喵没有时间和主人啵啵【泪奔jpg.】主人只能给我顺顺毛。

不过令本喵觉得比较安慰的是,本喵和主人每天睡一起啊。

那时的本喵还不知道黑吉拉这个小孩儿会把本喵感到客厅的沙发去。让本喵先哭一会儿。

大概一年过去了,本喵发现黑吉拉开始和我主人啵啵??本喵发觉本喵地位即将不保……但是本喵也没有办法啊,本喵也很无奈啊

开始的时候,本喵还会在他俩准备啵啵的时候扑向主人。组止他俩。

但后来,黑吉拉趁主人不在就欺负我!!【哭晕在厕所】比如不给本喵吃饭。本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主人落到他的魔抓之中。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黑吉拉带着一个行李箱楚楚可怜的出现在了主人的门口。本喵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要干嘛。白莲花!!真是讨厌!主要是我的主人还傻了吧唧的同意了??

然后晚上的时候本喵一如既往的躺倒主人的床上,准备睡觉。

突然感觉一个庞然大物压了上来!本喵的视野突然漆黑一片。然后似乎就被什么东西踹了下去??

等掉到地上本喵才发现,黑吉拉压在我主人身上干嘛呢??

黑吉拉似乎发现了本喵,然后本喵就被拎着扔了出去。房门也顺便被黑吉拉带上了。

留下本喵一个人在客厅中孤苦伶仃的睡觉。
接下来的日子,本喵就没有再上过主人的床。难受到变形!!

可是本喵也没办法,毕竟打不过黑吉拉啊【掩面痛哭jpg.】

记梗

Café Chat l'Heureux
赵天宇#猫咖啡店老板
孟子坤#顾客
奥利奥视角

如果

如果
Chapter2
ooc严重禁止ky上升
受精卵文笔
笔芯~

孟子坤愣愣地看着那个自称赵天宇孙子的背影离他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性格倒是挺像的呢”孟子坤低声喃喃道。低头看着手上这一摞信纸,有些旧,有的边角微微卷起,但似乎有人尽力的把它梳理整洁。瞥到落款那稚嫩的笔迹,以及言辞中透露的曾经的幼稚,他自己都忍不住的勾起了嘴角。这不就是当年自己写给赵天宇的情书嘛!一张一张看完,不多不少,刚刚好。似乎有什么不知名的东西浸湿了眼角,记得开始的时候,自己小心翼翼地把信藏在那个人的书桌里。那人收到时明明就是一脸的嫌弃。没想到他倒是一直收了起来。拿起那个包装很朴素的盒子,一封信和一个骨灰盒。哦,骨灰盒。孟子坤紧紧抱住骨灰盒。走进自己的房间,打开保险箱,安置好骨灰盒。打开了那封信,觉得那字迹有一点点熟悉,每一笔每一划,都曾经在他手心上划过。

孟子坤,你好。我很想你。
你知道吗,离开你之后,我去了意大利威尼斯,你最讨厌的一个地方。对我来说,威尼斯是一个很美的地方。风景很美,即使你不喜欢,但是我依然觉得生活在这里很幸福。这里有我和你喜欢的一切一切。如果可以,我希望这里也有我喜欢的你,可以和你一起,每天一起看世界上最美的夕阳。
很可惜,以前从未和你看过,现在你看不到,以后也不行了。
想来,总有些后悔,没有再回国找过你,看看你。离开一段时间后忽然觉得,你大概还是爱我的,若我回去,你也许会和我在一起。但是当我在电视上的财经新闻看到你时,我才发现原来那个曾经惹事生非的小子,早已事业有成家财万贯了;而我,也不一定适合站在你的身旁。
近日总爱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想的最多的,高中大学时的我们。想起那时多么开心,多么甜蜜。想着种种曾经,我觉得大抵我们还是相爱的。毕竟那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是时光磨不掉的。但是可惜,我们有缘却无分,再幸福,也是分开了。其实我们都没有做错什么,我没有错,你更是没有。可是即使再深的感情,哪能抵得过命运呢。
离开后我曾颓废过一段时间,但是每每清醒时,我都会想到你,想着我就算是为了你,也要认认真真地活下去。其实我还想让你知道,你那坚强不服输的样子,曾经照亮过一个男孩子最艰难的时光。
谢谢你。
落款:赵天宇

想起自己以前总是吐槽他的字特别的丑,想起第一次的相遇,第一次一起逃课……
是什么吹散了我们呢
谁知道呢

如果

ooc严重禁止ky上升真人
笔芯~
新人一枚并且受精卵文笔
天子cp
Chapter1

入关,过关,边检,取行李。
一气呵成
我低头看了看手中让我和检查员纠缠了很长时间的盒子,眼眶不禁有些酸涩。其实我私心是不想把这个盒子送给那个一直存在于我祖父的话语中的男人的。我拉着行李箱在机场站了良久,挪动着我的双腿想直接定回程的机票,但是我犹豫了。“我,想和他一起”有这句话就足够了,我拉起行李箱超出口走去。我讨厌这样的自己。像魔法灰姑娘中的爱拉一样犹豫不决却有着必须犹豫不决的理由。祖父总会是用骄傲的语气和我说起那个人,他曾经的爱人,曾经的挚爱。孟子坤。我很是讨厌这个名字,总是出现在电视财经上的名字。总是,出现在我祖父嘴里的名字。每次听到这个名字,祖父的嘴角总会微微翘起。他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小情绪总是会被我发现。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个男人在我祖父心中的地位估计就是,重要吧。我从没见过他,但他却存在在我生活中的每一天。我绝对不会说我祖父天天念叨他的。如今我就站在那个男人家的门口,风尘仆仆。我再次低头看了看地址确认我没有来错地方。三层小楼矗立在海岸边,一楼有一个大大的落地窗,似乎在早上起床的时候可以感受到阳光照在身上,想要游泳似乎可以直接从二楼跳下去。我不禁觉得这个景象有点熟悉。没错,我的祖父,他的理想的样子不就是这个房子吗。我按了门铃。一个衣着得体的老人开了门,但是我的中文实在不怎么样,咿咿呀呀也说不清什么干脆就说起英语。怎么说也是国际语言对吧。然而还没等我开口,我就被轰出去了?!
这时,一个比较沙哑的老人声音响起,当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声音一定很好听。他很友好的问了我是谁,当然是英文。我说我找一个叫孟子坤的人。我紧紧攥着手中的小盒子,如果他不在最好了。我就有理由把这个拿回去。他冲我和蔼地笑了笑说他就是孟子坤。我抿了抿嘴唇,这是我听到屋子里有小孩子的声音。突然为我的祖父感到悲哀。他都有了自己的家了,你到底还在执着什么呢。又为我祖父感到不值,你放弃了那么多,最后又换来了什么。甩甩头,想把这些想法一起甩掉
“这是赵天宇先生让我给您的”
“赵……天宇?你是说赵天宇?”他的声音里似乎有一丝激动但更多的是不确定“他…最近还好吗”
“是的,这是他要给你的东西。”我把手里的小盒子以及一摞厚厚的信纸交到他的手里。我在心里有些不舍却同时也长舒了一口气,幸好。幸好,他没有拒绝。祖父他,也会安心吧。
“这是……”他抬头疑惑地看向我
“孟子坤先生这么聪明不会不明白。”我讽刺的扯了扯嘴角。“赵天宇先生,也就是我祖父,在平安夜已经去世了。”想到这我心里就更愤愤不平“他到最后都在念叨你说要和你在一起。”
“他……去世了?”他的神情似乎恍惚了一下“骗人的吧……对吧,肯定是骗人的吧。”
看到他这样我还是有点于心不忍,“这是他说要给你的。他说想和你在一起”
“你是他的孙子?”
“没错,不过我只是他收养的孩子”不像您,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在心里默默地添上一句。
“好的,那我就拿走了,你要在这里呆几天吗”
“不了,我马上就回威尼斯了”
“他……这几年在威尼斯?”
“是啊,为了不让你找到。他可费了不少力呢,好了。就这样,我走了”我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小盒子,放下行李箱。故作潇洒的转身。离开。

记梗

最怕。
这场营业被你当了真
最后。他全身而退毫不拖泥带水
而你兜兜转转画地为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