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MA

白月光(上)


occ严重。小学生文笔,瞎写,不知道有没有下
禁止ky禁止上升
be预警
医生翟x著名医学杂志作者周一围
1.
周一围很可悲的发现自己忘不了翟天临。

他发现,当他摸着林殊的头发时,总能想起亲吻翟天临头发的感觉,软软的一根呆毛。当他轻抚着叶殊的眼睑的时候,总是能想起翟天临轻颤的睫毛,忽闪忽闪。当他摩擦着叶殊的嘴角时,总是惦念着翟天临嘴角上那一颗小小的痣。总会觉得有一股奶油巧克力味儿。

2.
叶殊坐在窗边,拿着吸管百无聊赖地搅拌着手中的星冰乐。其实他不大喜欢星冰乐甜腻的味道。

特别是香草。但无奈周一围似乎很喜欢他喝这个。

门吱呀一响,皮鞋的哒哒声传了过来。

“一杯香草星冰乐,谢谢” 少女音里带着一点点磁性。林殊不禁望了过去,是个侧脸很好看的人。一身白大褂,似乎是个医生。而且是个穿上白大褂似乎很好看的医生。
那人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他。
转过头,四目相对。
叶殊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人的面孔,简直和自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人轻轻勾了勾嘴角,略带调侃的眼神轻轻扫过了林殊。
林殊愣了一下,冲那人扬起了一个看似有些勉强的微笑。

3.
那人转过头接下那杯香草星冰乐。
林殊感觉到皮鞋的哒哒声离自己越来越近。

“ 我可以坐在这儿吗?”

林殊抬头看了看这张与自己极为相似的面孔 “当然可以。”

“请问您是?”林殊小心翼翼地问道。

“哦,真抱歉,忘了自我介绍,”那人抱歉的笑了笑。“我叫翟天临。”

“那您认识周一围吗?”

“周一围嘛,著名医学杂志编著者嘛,谁不认识?”

“不,我是指…就是私人方面的。”

“你觉得呢?”上调的尾音,有些戏谑的语气。

林殊就这样愣愣的盯着翟天临嘴角那颗痣。

林殊忽然想起以前每次和周一围做的时候,他那些奇怪的小习惯,为什么喜欢亲吻他的嘴角,为什么喜欢抚摸他的后颈。

他忽然觉得有些悲哀,原来这么久,他拥有的,是属于别人的温暖,是属于别人的爱情,是属于别人的周一围

他有些想哭,但是又希望自己可以振作起来。毕竟,不能在前任面前认怂啊。他暗暗地告诉自己,现在和周一围在一起的是他自己,不是面前那个人。
翟天临看了看时间,抱歉的冲林殊笑了笑,“真是抱歉,我一会儿有一台手术,不能陪您聊了。拜拜,有缘再见。”

林殊吸吸鼻头,勉强的冲那人笑了一下。道了别。低头喃喃道,翟天临。

4.
翟天临隔着咖啡厅的玻璃窗望了望林殊。真是和自己当年是一模一样呢。不但长得像,连性格几乎都差不多。自己当时似乎是这样的固执,执着可能还有点小小的羞涩。
不过,人总是会变的不是吗
嘴角轻轻勾起了一抹微笑,可能不久,就会见到师哥了吧,周一围。
甩甩头,也不要想那么多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把手术做好。

5.
林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随后也走出了咖啡厅。可能自己想多了呢,对吧。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头总是隐隐做痛,感觉自己晕晕的,找时间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医院,啊真是的,又想起了那个翟天临。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喂”
“宝贝儿,是我。今天晚上我们去和我的一个朋友吃个饭。”
“恩…那我直接去找你吧”林殊缓缓的把电话放下,叹了口气,似乎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6.
林殊按照指定的时间来到了周一围的办公室。周一围笑着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暧昧地把头埋在林殊的脖子上。轻轻吻了一下林殊的嘴角。
这要是在平常,林殊估计会开心的不得了,但是自从见了翟天临,总是感觉周一围在通过自己吻着别人一样。
当林殊走进餐厅,便看见了周一围的好朋友兼发小,安泽。紧接着,余光一扫。林殊的脸一下子就白了,真的怕什么来什么。站在安泽旁边的那个人不就是今天和自己一起喝咖啡的那个翟天临吗!!林殊看了看身边的周一围,牢牢的握紧了周一围的胳膊。周一围看着身边像小媳妇一样的林殊轻轻的笑了笑。今天的周一围似乎心情不错,还刮了刮林殊的鼻子。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