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MA

情人节

ooc严重禁止ky禁止上升
速打,瞎写,短小的一篇
妄想症翟x幻像周



我拥有你,像一场破碎的梦

梦中宛如国王,醒后一场空

                                               莎士比亚


      


    

蒙城的天气似乎并没有因为今天是情人节而手下留情,天空中飘飘洒洒着雪花。翟天临把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团缩在被子里。冬天总是会让人更加留恋被窝的温度呢。翟天临迷迷糊糊地准备看眼手机上的时间,心想着,现在应该还早,我还可以再睡一会儿。当手机屏幕亮起的那一刹那,翟天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十点??瓦特??我的天,我记得我今天似乎约了周一围学长??自己的记性怎么总是这么不好啊啊啊啊啊。翟天临的瞌睡虫一下子全部消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可是周一围学长啊。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到约定时间了,翟天临冲进卫生间,开始整理自己,然后穿上昨天晚上准备的衣服,冲镜子里的自己摆了一个帅帅的pose,便兴高采烈地出门了。



翟天临几乎是从地铁里冲出来的,拿着他买给周一围的专辑,那是周一围最喜欢的乐队的专辑。翟天临又朝电影院飞奔而去,他挑选了周一围最喜欢的类型的电影,尽管自己很不喜欢。翟天临手里紧紧地攥着电影票,他在等周一围。虽然他们已经确定恋人关系很长时间了,但是看着那么耀眼的周一围,翟天临总是会感觉不安。翟天临看着手里因为自己的紧张已经被捏得有些变形的电影票,苦笑了一下。但是瞬间又整理好自己的表情,自己可是翟天临啊,怎么可以因为这么一点小小的事就伤心呢。


再说了,他知道,周一围,肯定会来的。


但过了一会儿,他开始有些怀疑了。他想周一围不会忘记了吧,周一围不会不记得自己在情人节约了他吧。周一围不会不要我了吧。翟天临甩了甩头,似乎要将这些消极的想法甩掉一样。
不,周一围他,一定会来的。


翟天临手里的电影票已经变形了,现在已经过了他们约定的时间半个小时了,广播里标准的女声正在提醒要看这部电影的人进入影厅。


没事,周一围可能只是堵车了,毕竟雪下的这么大呢。不是吗


翟天临突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周一围今天穿了黑色的风衣,并且把头发都梳到了脑后。翟天临最喜欢周一围穿黑色风衣的样子了,特别好看。


翟天临看着周一围朝自己笑着走过来,突然感觉一阵安心。翟天临伸出双臂想拥抱周一围,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和他擦肩而过,周一围不是来找他的。翟天临转过头,眼睛跟随着周一围的背影,发现周一围将后面那个人紧紧的搂在怀里。周一围抱住了另一个人。这个认知让他感到痛苦,像是有细小的冰锥刺入到他的血管,冻结了他的心脏一样。



当翟天临想要走过去质问周一围时,他发现周一围和那个男孩已经朝影厅走去了。他加快脚步跟着他们进了影厅。影厅里黑漆漆的一片,翟天临根本找不到周一围,更别提刚才那个连脸都没看清的那个男孩儿了。翟天临只好按着自己的票根走到自己相应的座位上。坐下,抬眼猛的发现,坐在自己前面的可不就是周一围和刚刚那个男孩吗!!


电影结束了,灯光忽的亮起。翟天临一直忍耐的愤怒最终在周一围和那个男孩儿要亲上的时候爆发了。他狠狠的推了推周一围。正当他想要质问周一围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前面坐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周一围和那个男孩儿。而是一对儿小情侣。翟天临在那个男人的骂声中对那个被自己推了的女孩道了歉。不对啊,我明明就看见周一围坐在我的面前啊。他扫视了一圈影厅,哪里有什么周一围,又哪里有什么小男孩,整个偌大的影厅只有三个人。


翟天临有些不太相信。他明明是跟着周一围进的这个影厅的啊。周一围一定是怕被我揭穿所以中途离开了,翟天临愤愤的想。于是,他走出影厅去了售票处问了问售票员那个电影的票卖出了几张。


“就三张啊,这情人节,哪有什么人看这种片子,都去看爱情片了。”


翟天临有些慌了。 他想回家睡一觉就好了,可能这一切都是梦吧。明天睡醒周一围还是他的周一围。


翟天临躺在床上缓缓闭上双眼。这时候,他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天临,想什么呢,这么认真。电影要开始了,我们一起进去吧。”翟天临看见站在阳光下周一围耀眼的笑容,以及黑色的风衣,他最喜欢周一围穿黑色风衣的样子了。


翟天临听见周一围问他愿不愿留在这里陪他看电影。


翟天临踮起脚轻轻地吻在了周一围的脸颊,“乐意至极。”


只要是你,怎么样我都乐意。

评论

热度(13)